EVA百科

广告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1日 胶囊中有一块芯片,是加持担任“双重间谍”身份时收集的信息,其中包括第二次冲击的真相以及Seele和源度的计划等诸多极密资料,不过加持自己收集的信息很多是不完整的或者是错误的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0日 明日香拥有1/4日本血统,3/4德国血统。明日香的母亲惣流·今日子·齐柏林(KyokoZeppelinSohryu,从这个名字来看是德日混血,那么明日香的父系血统应是德国人)是NERV德国分部的科学家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0日 在EVA这部作品里アスカ应该翻译为“明日香”,因为在第26话中,真嗣桌子上的涂鸦清楚地写了“明日香”三个字。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0日 绫波丽的真实身份是以消失于初号机启动实验中的,碇源度的妻子——碇唯的组成(实则为溶解了肉体组成的LCL)为样本,制造出来的复制体,自身的本体使用了被称为莉莉丝的,第二使徒的细胞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13日 绫波丽的微笑,可以说是EVA中最经典的镜头之一,无数AYANAMIST(绫波丽忠实信徒)迷倒在女神的微笑之下。每次作品重做,这一镜头都成为FANS们的关注点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8日 关于“真嗣拒绝成长”这一问题,其实严格地来说,真嗣并不是“拒绝成长”,只是他是一个从本质上习惯了“逃避”的人,对于一切不顺心的事物,一切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发展的事物,他都会本能地给予类似“别开视线”、“封闭自我”这样的逃避行为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2日 《死海文书》国内通译为《死海古卷》,是泛称1947~1956年间,在死海西北基伯昆兰旷野的山洞发现的古代文献。而在《EVA》中,制作组就将原本属于《死海古卷》但却至今无法完整解读的这一部分,设定为末日预言书,被人们称之为《里•死海古卷》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08日 “Evangelion”既不是英语,也不是德语。“Evangelion”来自于希腊语Ευαγγέλιο,最初之意其实是“好消息/福音”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2日 在《EVA》中,除了最为核心的“人类补完计划”之外,还有“亚当再生计划”、“E计划”、“亚当计划”、以及“EVA计划”。这么繁多的子计划,是不是一下子就懵了呢?让我们来一个一个了解吧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09月27日 亚当的灵魂位于渚薰体内,而莉莉丝的灵魂,则位于绫波丽体内。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5日 有一种说法,剧场版《EOE》最后人类灭绝了,只剩下真嗣和明日香作为新世纪的亚当与夏娃存活下来,这种说法并没有任何的官方依据,更多的是众多EVA迷们自己臆断的结论而已,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已经在网络之上流传得十分广泛了。但很可惜的是这种说法是错的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7日 这是一种具象化的表现方式,EVA中其实多次使用了这一手法,比如EOE中世界补完时,元度被初号机咬掉上半身,其眼镜最后被原本早已死去的二人目丽捡起,以及之后三个丽站在一起的场景,这些都是实际上不可能发生的事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7日 三人目丽对于真嗣的感情是复杂的,她并非真的忘记了真嗣是谁,但更多的则是对于自身的“命运”,以及对意识到“自己和真嗣非同一种存在”的绝望感,并且渴望自身能够回归虚无。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7日 在日本,对于一起生活的人一般可以直接用名字称呼(对于比自己年长者一般添加后缀さん),真嗣第一次发现明日香搬到美里家的时候,对她的称呼依然是“惣流”,而非“明日香”,后来住在一起以后,就自然地用名字称呼她了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7日 在日语原版台词中出现的词是“热膨张”(热膨胀)。而要解释这一原理,其实比起“热膨胀”来,用我们所熟知的另一个词语——“热胀冷缩”要好得多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7日 细心的人不难发现,加持所在的海洋生物研究保护所,其俯瞰轮廓像极了《TheEndOfEvangelion》中宗教意味很浓的卡巴拉生命之树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8日 这次停电应该和使徒没有关系,刚断电时雨天使还处在距离第三新东京市非常远的地方。而当时既能够安全地身处NERV基地中,又同时身为外部的间谍的,就只能联想到一个人了:加持。 …[详细]

行家:王_子谦时间:2011年10月08日 二号机电源切断以后,明日香同京子的灵魂在一定程度上是保持着共鸣的,这也是她依然能够随着二号机被噬咬而感觉到痛苦,以及最后和二号机一起举起右手的原因所在。 …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