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VA百科

广告

23话中律子为何让真嗣去看丽的培养水槽?

2011-10-08 17:52:18 本文行家:王_子谦

对于此时的律子而言,“丽”的秘密已经不再重要,为了报复源度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“唯的影子”——“丽”们全部破坏,这样一来,不仅从根本上破坏了源度的计划,也同时发泄了律子心中对于“唯”的嫉妒、怨恨之情。

       要解释这个问题,首先要明确“前因”,方能知晓“后果”。

      关于律子被放回NERV之前的详细分析,请见此


      以下内容请在看完上方链接所对应的内容以后再阅读。

律子的心境

      对于此时的律子而言,“丽”的秘密已经不再重要,为了报复源度(更确切地说是“为了打击情敌——唯”),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所有“唯的影子”——“丽”们全部破坏,这样一来,不仅从根本上破坏了源度的计划,也同时发泄了律子心中对于“唯”的嫉妒、怨恨之情(即使律子自己很清楚,即使做这种事,到头来也不过是更加空虚而已)。

      这种有些“破罐子破摔”,或者类似于“我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别想得到”的心理表现出来,就成了“毁掉源度心目中的‘唯’——‘丽’们”、“毁掉真嗣心中的‘丽’的形象”,正如她自己在毁坏“丽”们的时候所言:“我是在‘破坏’。”

      律子在第23话后半段道出了许多之前埋藏在黑暗之中的“真相”,而这确实就等同于是在“破坏”,因为“真相”是痛苦而残酷的,原本真嗣一直对丽怀有隐晦的爱慕之情,而在律子让他亲眼看到了关于丽的“真相”(虽然只是一部分)以后,就彻底陷入了迷惘之中(“我无法去见绫波,我没有那个勇气,不知道改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她”),而律子的那句“你也应该见到了的,令堂消失的那一瞬间”,也让真嗣尘封于心中的痛苦记忆,多少又一次变得清晰起来,也最终隐约地意识到了“母亲在初号机之中”这一点(EOE中当初号机主动破坏固化的酚醛树脂,并向真嗣伸出左手的时候,真嗣的台词是“母亲……”)。

真嗣与初号机真嗣与初号机


      但是,这种“破坏”毕竟是绝望的,是完全不考虑它自身所带来的后果的,当一切都被“破坏”殆尽的时候(各位朋友可以联想一下《来吧,甜蜜的死亡》中的一句歌词“What's done is done,it fells so bad.”,这两种心境十分相似),律子最终感受到的依然是无尽的绝望和悲伤。旧世纪TV版第23话的标题是《泪》,这既是前半话里二人目绫波、中段三人目绫波所流过的眼泪,也是该话尾段,律子——这个典型的“理性主义者”、优秀的“科学家”、同时也是一位失败的“女性”——在整部旧世纪EVA之中,第一次表露出的,激烈而纯粹的感情——痛哭失声。

律子的哭泣律子的哭泣


      这是旧世纪EVA中,律子这名人物身上的悲剧,其实它早已经开始,只不过在此时,终于附上了水面而已。

      律子这样做并没有任何长远的目的,她仅仅是要把“丽”——也就是律子心目中“唯的影子”——完全地“破坏”掉,不仅仅是水槽中的复制体们,更是要把丽作为一个“人类”在他人心中的地位、印象——简而言之就是其“存在”本身——给完全毁坏掉,而且是几乎不可能逆转地毁坏掉。

      在这里我们必须明确一点:律子真正恨着的,真正想要报复的对象,是唯。而“源度”也好,“丽及其复制体们”也好,“真嗣”也好,都不过是律子为了报复“唯”这一存在而被牵涉到的对象而已。

      律子破坏了丽的复制体,对此源度迟早是会发现并作出一系列反应的,无论真嗣是否在场,律子对于源度的报复都已经开始(包括EOE之中她试图让MAGI自爆)。而让真嗣做见证人,则很明显地是故意要让真嗣产生动摇,不仅仅是对“丽”这一原本一直暗暗喜欢着的存在,更是对“初号机”、“唯”、“丽”以及“源度在其中所起的作用”有一个最基本的认知和警醒(作为其结果,旧世纪TV第24话一开头,真嗣果然就开始思考这一问题了,有心理活动“你到底对绫波丽……对母亲……做了什么?父亲……”)。

      律子在旧世纪TV第23话后半段给真嗣展示的这些秘密,原本在源度的计划之中,都是绝对不会(也不能)让真嗣知晓的,而现在律子却蓄意要真嗣知道这些会令他痛苦的真相,当然也是一种间接破坏源度计划的表现形式。


      毕竟“真嗣在得知真相以后陷入迷惘”,对于当时零号机已经消失、二号机无法启动,只剩下初号机和真嗣还能够作为战力存在的NERV(也就是源度一方)而言,绝对不会是一件有利的事情。即使真嗣的力量不足以对源度的计划产生直接影响,可让他知道了原本不能知道的事情,也已经是一种间接的“破坏”了——不仅破坏了源度的计划,也破坏了真嗣原本对于二人目丽的依恋、对于三人目丽的困惑,转而变为迷惘以及一丝害怕,最重要的,是破坏了“唯”这一存在对于源度、真嗣的影响,使得原本被源度计划得有条有理的局面瞬间变得混乱起来(尽管NERV的绝大部分成员依旧被蒙在鼓里),只要能够使得源度一时间“方寸大乱”,律子扮演这种类似“破坏者”形象的目的也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  律子的这一“报复”,是仅仅针对一部分“知情者”(源度,当然也无可避免地包含冬月),以及真嗣这个“有必要让他知道真相后陷入痛苦”的对象进行起来的。必须注意到的一点是,律子原本并无意让美里知道“真相”,仅仅是因为美里早已根据加持留下的资料开始了对于“真相”的调查,才会在这里“突然乱入”的,而对于此时的律子而言,既然源度的计划原本应该尽可能不让人知道“真相”,那么此时能够多一个“原本不应知道真相的人”,反而合了律子的心意,因此她当然表示“无所谓”了。

       最后,我们也应注意到,律子回到NERV以后展开的这一“报复行动”,虽然SEELE的老人们并不知道其细节内幕(比如丽的秘密),但对于律子回到NERV以后会“做出一些对源度不利的事情”,他们是很清楚的,而他们也是因为这一点才会最终放律子回到NERV,而不是就此杀了她——这个源度过去最得力的助手之一,同时也即将成为他的一大麻烦的女性。

庵野导演的用意

      以上是仅仅从“作品中角色之间的情感作用”这一角度展开的论述,这个问题如果要尽可能完整地回答,还能够上升到“当时的庵野先生(注意,必须是“当时对于观众们含有怨念的庵野先生)安排这一幕(即借律子之手让观众们知道一些痛苦的真相)的用意”这一层次上。

      旧世纪TV版第23话中涉及到的“二人目丽对于真嗣的最终感情去向及其死亡”、“三人目丽的诞生及其对真嗣的态度”、“律子的绝望及其报复行动”、“令真嗣感到痛苦的真相”结合起来,均是当时的庵野先生向观众们发泄怨念的一种形式。在之前的第22话借助“精神污染”这一形势令另一位人气角色——明日香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之后,又在第23话中“不仅仅要令人气极高的丽遭受到悲惨的命运,甚至要剥夺她‘人类’的身份,并近乎残忍地让观众们看到水槽中无数复制体们七零八落的场面”,这一切都是一种积蓄已久,并依然在持续积蓄的怨念爆发出来的表现。

      与庵野先生一起负责旧世纪第23话分镜头绘本制作的鹤卷和哉先生,在事后回忆起当时有关“三人目绫波丽”的角色形象设计时谈到:“(庵野先生)认为她必须反映出与‘二人目’不同的地方,不然之前硬是杀死二人目就没有意义了。”、“必须要表现出她与二人目‘虽然看上去一样,但是并不相同’的一面”、“如果不能清楚地描绘出她‘作为三人目’而存在的特点,那是否还是别杀了之前的她要更好一点呢?”

      ——从中我们能够看出,在旧世纪TV后期,这些最终搬上荧幕,呈现在观众们眼前的“惨烈的故事情节”,都是早在设计之初,就已经被赋予了第一制作者——庵野先生的强烈意念,并在其基础之上展开一系列“业已被限定了范围的想象”,才最终得以成型的。

      从这一层次来讨论“律子刻意让真嗣去看丽的培养水槽”这一情节设定,莫如说,这是当时对观众们满怀怨念的庵野先生刻意要电视机前“和真嗣一样不知情的观众们”看看那“令人痛苦的真相”吧。

回答者:OriginalX

分享:
标签: EVA 新世纪福音战士 | 收藏
参考资料:
[1] EVA吧解惑专区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